达沃斯论坛聚焦中国发展 “国字号”企业出路在何方?

D2至尊娱乐平台

2018-10-06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今天(29日)进入最后一天。 此次论坛围绕“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的主题,共同探讨推动创新增长、包容性增长的方法,为世界经济实现平衡和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 论坛上,与会嘉宾不仅关注国际形势,更聚焦中国发展。

针对当前国有企业面临多种不利因素,包括建筑热潮消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贸易萎缩等问题,昨天(28日)的论坛也进行了深入探讨。

“国字号”企业的出路在何方?再过几个小时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就要闭幕了。 八十多个国家、2000多位代表、200多场分论坛活动,仅三天的时间,可以想见此次论坛的行程安排有多紧凑。 所以,每每走进会场,会觉得所有人都在身旁快速穿梭而过,各个分会场外很少有人停留。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

昨天(28日)下午一个会场门口儿就足足排了四十多分钟的队,几百人眼巴巴的奔着这个分论坛而来。

而论坛也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国字号”的未来》。

在国企改革、供给侧改革和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2016年,宝钢和武钢开始进行战略重组。

因体量巨大,重组后的宝武也被称为“中国神钢”。 作为超大国企的领头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马国强在“国字号的明天”问题上表示,要憧憬明天首先要认清现实,“中国的国有企业历史不长,从1949年开始我们才有真正的国有企业,逐渐的中国国有企业越来越多,越来越壮大,从中央国企到乡镇国企;随着经济的发展,其他类型的企业越来越多,当前是国有企业、外资企业、民营企业共同成长发展的状态。

马国强把国有企业分成两大类。 一是公益类,二是商业类。 他认为过去国有企业被赋予太多功能,而通过分类可以去除国有企业的多余功能,从而“瘦身健体、提质增效”,“通过对国有企业的分类,使得国有企业能够有所为、有所不为,能够聚焦主业,比如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公司在之前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多不应该是我们所从事的行业。 比如我们承担了职工家属宿舍的供水、供电、供气,还办了幼儿园、办了学校,这些在这一轮的改革当中都要还给政府。

还有以前我们办的医院,我们也把它交给擅长做医院的比如中国医药,中国华润,由他们去做。 通过宝武钢铁聚焦钢铁主业,把不该为的去除,未来的竞争力会越来越好。

”而同样面对“国字号明天”这个问题时,清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井宏则表示,对国企来说,首先要解决的是到底谁来负责的问题,“监管的核心在于有效,而不在于复杂,现在的问题是复杂有余,有效不足。 所以在国有资产的运营中还是出现大量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到底是谁对企业负责,如何给企业操盘手赋予强烈的使命感,如何赋能赋权才是最重要的。 ”徐井宏也坦言,国有企业在运营效率上确实不如民营企业,如何实现突破,他给出三点建议:首先,当下推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仅仅是引入资本,还应该引入更加有效的机制,引进市场人才作为企业的领军人物,在引进资本的同时引进机制和人才。

其次,在监管层面,实行以审计为手段的监督机制。 通过内审,审计企业行为是否合法合规,又因为混改最容易发生关联交易,还需要审计关联交易的公允性,同时对品牌进行保护。

第三,推进考核及激励机制,要推进以增量为原则,让运营机制和企业股东层共同受益的机制。 对于徐井宏刚刚提到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马国强也补充了自己的理解,“混改肯定是解决方案之一,所以中央为什么说要一混则混,其实在这一次全面深化改革之前混合所有制就有。

这一次混改更多的是要从体制机制上,外界对中国的中央企业的内部的机制或许有一点点误解。

我们有集团公司层面,比如我做董事长的层面我们更多的是管监督,我们下边的各二级公司,他们的决策自主权是充分授权的。

我们对他们的激励也是充分的,包括现在的增量利润的分享,这种机制我们已经在运行。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提供技术和服务业务的跨国公司――通用电气的全球副总裁刘凤鸣也出现在此次论坛上,对于混改问题刘凤鸣认为引进机制比引进资本更重要,“通用电气与中航工业合资成立了合资公司,通用电气提供全部知识产权,在这过程中,从监管、知识产权保护都与通用电气自身没有差别,这种机制的引进比资本的引进更重要。 ”作为跨国公司领导者,刘凤鸣与国企打了多年交道,他表示所有企业都面临同一个问题,如何做大做强,国际化就是做强企业的标志,而“一带一路”便是好时机,“通用电气合作的企业中80%以上是国企,为什么说‘一带一路’是个机会呢?因为通用电气和国企一起走出去,可以和国企进行互补,这是全新的合作方式。 ”记者韩萌贾铁生(完)。